BoommmK

【喻王/16H】第二场婚礼

*同性恋结婚合法化

*我爱狗血,狗血使我快乐

*写得比较赶,内容跳跃速度之快,见谅

*提前祝老王生日快乐




01.

喻文州回到家时已是深夜,应酬结束之后,身上不可避免的染上了烟酒味。打开家门,他才发现客厅内还坐了个人。

王杰希蜷缩在沙发一角,他没有开灯,正歪着脑袋看着电视,荧幕上的光打在他的侧脸,时明时暗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“还没睡?”喻文州摸黑换下了鞋,走到了沙发边,解下了领带。

“嗯。”王杰希轻声应了句,视线依旧停留在屏幕上。

“我先去洗个澡。”喻文州转身,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。

“我做了醒酒汤,洗完出来喝吧。”王杰希起身,关上了电视,打开了餐厅的灯,从厨房中端出了一锅汤。“好像做的有点多了。”

喻文州站在卧室门前,冲王杰希点了点头。他走进卧室,只见床铺被打理得整整齐齐,洗完晾干的衣服被一件件叠好放在了床尾。

王杰希作为伴侣而言,没有任何缺点。

可喻文州明白,这段婚姻从始至终只是一纸契约罢了。

从一开始,就没有那些所谓的一见钟情坠入爱河,若不是因为自身陷入被动,喻文州或许根本不会考虑契约婚姻。

洗完澡,喻文州带着热气走向餐桌,王杰希正在盛汤。

汤的温度不冷不热刚好,喻文州接过喝了一小口,口感酸甜,驱散了一天的疲惫。

“下午阿姨给我打了个电话。”王杰希顿了顿。“下周三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。”

喻文州一愣,才意识到二人竟已在一起一年。

“阿姨说想举办一个小型派对,和你直接说你应该不会同意,所以她给我打了电话。”王杰希看向了他。

“她想办就办吧。”喻文州将碗中的汤喝尽。“一直没什么动静外界反而会好奇。”

王杰希点了点头,起身打算收拾碗筷。

“你那天……”喻文州握住了他的手腕。

“我会让方士谦帮我把行程空出来的。”王杰希不动声色地抽出了自己的手。“毕竟离合约结束还有一年,我们需要把戏做足不是吗?”

方才积累在心中的暖意顿时被王杰希的一句话给打散,喻文州收回了僵在空中的手,看着王杰希在厨房忙碌的背影,嘴角扬起的弧度渐渐消失。

方才心中一瞬的失落像是一个信号,提醒着喻文州有什么感情发生了变化。

 

02.

喻文州是被没完没了的手机铃声外加震动给吵醒的,昨夜被几个公子哥联合灌了酒,酒精麻痹了大脑,以至于他睁开眼在床上缓了好一会儿,才抓过了在一旁响个不停的手机,按下了接听键。

“怎么了?”他缓缓从酒店的床上坐了起来,脸色并不是很好,但语气却依旧是公式化的温柔。

“喻总,您……您还没看新闻吗?”电话终于被接通,但小秘书一听他的语气,就知道自家老板还什么都不知道呢。

“什么新闻?”喻文州捏了捏自己的鼻梁。

“昨晚您和王杰希一起进酒店办入住的时候被人拍到了。”小秘书的语气听着有些紧张。

喻文州愣了一秒,如果是这种花边新闻,公关应该早就直接处理了,用不着让秘书直接来通知他,他没有出声,等着秘书继续说下去。

“具体的报道我都已经发您邮箱了,对方应该是早有预谋,网上一些传言公关都已经去处理了,但想要控制住舆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喻文州挂断了电话,打开邮箱,点开清早秘书发来的文件。

原以为是什么八卦杂志,谁知他竟上了国内知名金融杂志的头条。

配图是昨晚他扶着王杰希走进酒店的背影,还有几张模糊的监控截图。

图中,他一手扶着王杰希的腰,一手正拿着房卡打算推门而入。二人的姿势旁人看来十分暧昧,而地点又是在酒店,接下来的发展似乎不言而喻。

喻文州仔细通读了一番报道内容,只是借着昨日他送王杰希回酒店的由头,将近些年和他有过关联的娱乐圈中的各色人物拉出来溜了一圈,哪怕曾经只是一起在饭局中碰过面的小模特,竟然都被报道夸大地描写成了“二人间眼神暧昧,且喻文州曾多次向对方抛去暗示。”硬生生把他写成了一个好吃懒做沉迷风月场的富二代。

最关键的问题在于这篇报道写得有理有据,后期竟还扯到了喻文州新公司的投资项目,暗指他动用人脉不光彩地拿下了新开发区的绝佳地段。

喻文州下床简单洗漱了一番,叫人重新送来了一套衣服,换上后坐在落地窗旁的沙发上,手指轻敲着扶手,像是在思考着什么。

回想起昨晚饭局上被人围着灌酒的经历,喻文州皱了皱眉,一切似乎早已被人安排好了。

那王杰希是否也是这布局者的一员?喻文州皱了皱眉,打开手机登录了微博,只见“王杰希”三个字已赫然登上了热搜,而自己的名字打入搜索栏,却是一条消息都没有,可见公关速度之快。

王杰希愿意牺牲自己的名声帮着对方来搞垮自己?脑中的假设被推翻,他戳进一个八卦号随意扫了一眼,直指王杰希被富豪包养,又翻出了他近些年的影视作品,对他从演技到长相进行了一番抨击。

评论里的粉丝和路人水军吵成一片,但大家都是抱着吃瓜的心态乐呵呵地看着这场闹剧,粉丝的声音越来越小,所谓的“理智”路人渐渐占了上风,热评全是对王杰希的冷嘲热讽。

而喻文州的名字似乎被直接撇出了这个混局。

一早上发生的事让人有些措不及防,以至于喻文州反应过来时,才发现他从早上到现在滴水未进,但看着出现在热搜上的名字,他想了想,起身拿起房卡,推开门,朝着隔壁的房间走去。

他理了理自己的衣襟,按下了门铃,过了许久,房中依旧无人回应。

喻文州回到房间,给前台打了个电话,才知道隔壁的客人一早便办理了退房。

他盯着王杰希的照片看了一会儿,若有所思,门铃响起,原是酒店经理见他醒了便派人送来了午餐。

喻文州刚喝了口温水,手机便适时地响了起来。

喻文州看了眼来电显示,皱了皱眉,深吸了口气后才把手机拿到了耳边。

“新闻看到了?”喻父略有失真的声音冷冷地响起。

“嗯。公关已经去处理了。”喻文州起身,走到窗边向下看去,这家酒店本就是喻家名下之一,是G市中第三高的建筑,此刻他就在酒店顶层的套房中中,俯视着这座城市。

喻父顿了顿,似乎是在组织措辞。“这次的事你自己看着办,我相信你的人品,但我可没心情给你擦屁股,如果这件事让家族名誉受到一点损失,我会立刻撤资你的新项目。”

喻文州眸色一沉,收起了温润的一面,眼中带着一丝凌厉,开口道:“不用您提醒我也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直到电话的那头响起了忙音,喻文州才挂断了电话。

他将秘书发来的邮件转发给了黄少天,并补上了一句:探一探记者背后的人。

黄少天回复得很快,喻文州将手机扔到一旁,似是昨夜的几分醉意涌了上来,让他一时目眩,脑中却浮现出了王杰希醉酒后略带失焦的双眼。

喻文州本不想插手那些摆不上台面的事,但昨日王杰希无意投来的一个眼神却让他的心忽的一颤,他没办法做到袖手旁观,还是将人从几位投资商的手中捞了出来。

王杰希整个人软绵绵地靠在他的身上,呼出的热气打在他的脖颈上,喻文州借机带着人离开了那片灯红酒绿之地。

他扶着王杰希坐进了自己的车里,转头替人系上了安全带,王杰希闭着眼,紧皱着眉,呼吸略微急促,脸上浮现出一抹红,似乎很是难受。

喻文州立刻意识到对方被人下了药。

他坐在车里等了没一会儿,代驾便慌慌张张从电梯口跑了出来,喻文州挥了挥手,自己坐到了后座,想了想,报出了酒店的地址。

扶着王杰希进房时已是深夜,王杰希用仅有的最后一丝意识推开了他,自己直直倒上了床,难受地闷哼了一声后,将人缩成了一团。

喻文州无奈,他和王杰希虽然见过几次面,但也就是萍水相逢的交情,若不是方才被王杰希的一瞥给莫名摄了魂,他也不会英雄救美一般把人带回来。

他想了想,还是俯身替王杰希脱下了鞋,紧接着是西装外套和西裤,许是药物关系的原因,喻文州的手刚碰到他的身体,王杰希便忍不住轻哼了起来。

看着对方双腿间明显的凸起,喻文州的视线一时有些不知该往哪放,脱下的衣服被他随手扔在一旁,喻文州耐心地将人塞进了被子里。

他知道王杰希难受,可他的同情心在把王杰希带进房间时便被消耗地差不多了。

 

03.

喻文州推门而入时,王杰希正坐在镜子前做着造型。

略长的刘海被夹到一旁,露出饱满的额头以及一双略有不一的大小眼。

王杰希显然没想到喻文州会来探班,眼神中略带惊讶,却很快被他压入了眼底。

“哇?!喻总是来探班吗?”在一旁的造型师顿时双眼放光,眼神不住地在二人直接徘徊。

王杰希依旧是一副淡淡的表情,开口道:“你这样我真怕等会你直接把卷发棒怼我脸上。”

“你这是在质疑我的业务能力?”说着造型师拿起一旁正在加热的卷发棒,有模有样地在空中挥了两下。“等下保管让你帅出天际,让一堆迷妹跪舔叫爸爸。”

“……”王杰希默默在心中翻了个白眼。

“杰希一直都很帅呀。”在一旁的喻文州环着手臂靠在镜子旁,打量着坐在镜子前的人。“我买了奶茶,等会你们记得出去分一下。”

“谢谢喻总!”造型师激动地抖了抖正在给王杰希卷头发的手,还不忘说道:“喻总真是太体贴啦,太羡慕老大了!”

王杰希抬眼看了一眼对面的人,便移开了视线,他不知此时究竟该做怎样的表情,才能掩盖心中的苦涩。

 

王杰希进捧拍摄时,喻文州便安静地坐在休息室等候。

造型师拉来了王杰希工作室的几个助手,将他带来的奶茶一一分走。

“咦,喻总全买了抹茶味的奶茶吗?”一位助手看了看桌上剩下的最后一杯,又扭头看了看其他人的。

“怎么了,不喜欢吗?”喻文州问道。

“不是……”其中一位助手张了张口,欲言又止。“我们老大不喜欢抹茶味的东西……”

喻文州愣了愣,立马反应过来。“可能是我让秘书买的时候她记错了,我现在再叫个外卖送过来吧。”

大家喝着奶茶,识相地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地离开了休息室。

他打开外卖软件,盯着菜单有些不知所措,虽然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处了一年,可他对王杰希的了解似乎依旧停留在表面,就连他的作品,都是在结婚前喻文州才去百度了一下。

他依稀记得上次王杰希活动结束后,跟着他一起去参加宴会时的场景。

活动因为粉丝过于热情,而王杰希又一向宠粉而在互动时超时,以至于超出了预计结束时间整整大半个小时。

喻文州坐在车内等着王杰希从后门出来,看着他一个人偷偷摸摸裹着大衣戴着帽子朝着他的车跑了过来。

上车还没喘过气,他的第一句话便是“对不起”。

喻文州摆了摆手,发动了车,看着王杰希冻得有些发红的耳根,将车开到了路边一家奶茶店旁,下车随便给他买了杯奶茶。

抹茶奶盖是那家店的招牌。

他将还在冒着热气的奶茶递给了王杰希。

“不知道你喜不喜欢。”他再次发动了汽车,恰巧此刻是下班高峰,路况复杂,二人被堵在了红绿灯路口。

“嗯,挺好喝的。”王杰希吹了吹杯中的热气,轻轻抿了一口。

“都怪我刚才活动的时候忘了时间。”他还是有些内疚。

喻文州看了一眼手表,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。“反正并不是什么重要的宴会,迟到一会儿没关系的。”

 王杰希转头冲他露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。

 

正当喻文州的思绪逐渐飘远时,推门声拉回了他的注意力。

王杰希刚结束一场拍摄,手中握着瓶还未开封的矿泉水,本打算回休息室稍微放松一下,谁知喻文州竟一直坐在这里等着他。

“你今天很空?”他坐到了喻文州对面的椅子上,拧开水瓶喝了一口。

“只是突然发现好像之前从来没有来探过你的班。”喻文州解释道。

王杰希拿着水瓶的手一紧,干脆转过头,假装对着镜子理了理自己的头发。

心中的期望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喻文州打碎,可王杰希自己也不明白他为何依旧如此执着,而结果的苦涩却只能自己品尝。

看着王杰希背过去的身影,喻文州竟一时有些不知所措,正当他斟酌着如何开口时,王杰希转过了身,十分自然地将目光落在了桌上剩余的最后一杯奶茶身上。

“留给我的?”他拿起晃了晃,看向了喻文州。

“嗯。”喻文州盯着他,看着王杰希毫不在意地将吸管插入后喝了一口。

“谢谢。”他听到王杰希说。

喻文州站了起来,走到王杰希面前,从对方手中夺过了那杯奶茶,大大咧咧地就着吸管喝了一口。

“你的助理说你不喜欢喝抹茶味的奶茶,都怪我记错了,这杯就给我吧,你喜欢什么我重新给你买一杯。”

王杰希僵直地站在原地,看着喻文州手中的那杯奶茶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,像是在认真思考,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,开口道:“柠檬味的都可以。”

 

04.

正当工作室因为杂志上登出的绯闻而焦头烂额时,王杰希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。

那时他才刚出道两年,从未以这样的方式上过微博热搜,看着方士谦在会议室里来回踱步打着电话,王杰希在此刻却将他的“佛性”发挥到了极致,他慢悠悠地晃到自动售货机旁买了听可乐,就当给自己压了压惊,反正身正不怕影子斜。但回想起昨日那人一把将自己从那几个浑身肥油的老总中带出来时,王杰希却不自觉地脸红了起来。

“喻文州。”他轻声地念出了这个名字,手机恰巧在这时响了起来。

 

“喂?”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“喻文州?”王杰希愣了愣,下意识握紧了手机。

“昨天的事……真是抱歉,是我没考虑到那么多。”喻文州的语气带着一丝愧疚。

“……谢谢。”王杰希脑中跳出了一堆回答,但最后他只是挑了这最简单的两个字。

“关于这次的新闻,对你我的影响都不太好,我这里有一个可以最快平息风波的办法。”

王杰希将手中的易拉罐一个高抛扔进了垃圾桶里。“你说。”

“你现在方便出来和我见个面吗?”

 

王杰希时常会回想,当时的自己也许是因为一时“色令智昏”,才会答应喻文州那个荒唐到极致的主意——假结婚。

但消息一旦传了出去,再反悔也来不及了。

他只好硬着头皮,把这个谎言给继续编下去。

自家父母都是文化人,对王杰希的生活一向不多干涉,听到儿子宣布婚讯的消息,竟也只是打电话过来询问了一番近况。

家长见面的日子很快便到来了,喻王二人私下将准备好的故事背景好好背诵了一番,以防父母问话是会出现漏洞。

王杰希不禁自嘲:人生如戏。

谁知双方父母刚见面,便出现了戏剧化的一幕,原来二人的父亲竟是兵营中的老战友,当年王父退役后,留在B市一所大学教书,结婚生子后便和其他战友渐渐断了联系,谁知缘分未断,孩子们竟走到了一起,两位鬓角苍白的男人互相用力地拍着对方的肩膀,仿佛是要将这些年错过的光阴都给补回来。

喻王二人见状,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了地。

这桩婚事,稳了。

 

王杰希觉得自己好像有些随便,就这样胡乱和喻文州结了婚。

但正因为对方是喻文州,他才乐意冒这样的险,想到自己即将与喻文州同住一室,他激动地在宿舍的床上打了个滚。

也许喻文州只是利用自己洗清了之前所有的传言,但他同样也抱着这样卑鄙的心情去接近喻文州。

喜欢他,想占有他,想让他的眼里只有自己。

直到喻文州让秘书送来了那份合约,宛如一把利剑捅进了他的心窝。

 

05.

周日凌晨王杰希刚赶完一个通告,从S市飞回了G市,他小心翼翼地推开家门,身怕吵着喻文州。

谁知喻文州围着围裙从厨房走了出来。

王杰希拎着手提袋的手一抖,随后便低头换上了鞋。

“我想着你这个点该回来了,给你做了点夜宵,通宵赶通告应该没有好好吃饭吧。”说着,喻文州将愣在门口的人直直拉到了餐厅,将冒着香气的热汤和米饭推到他面前。

“请教了一下家里的阿姨,你看看口味还合适吗?”喻文州拉开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。

王杰希喝了口热汤,身子也暖和了些, 侧着脸,对着喻文州说了一声“谢谢”。

喻文州能感觉得到王杰希在故意拉开二人的距离,只是等他反应过来,二人之间便已经有了一条看不见的鸿沟。

虽然是明面上的夫妻,但二人私下的沟通却并不多,大家各有各的事业。不过王杰希有时会体贴的给他准备节日礼物,会在出去拍戏的时候不忘发短信提醒他早点休息,也会在他应酬完回到家之后给他准备一碗醒酒汤。

直到此刻,喻文州才反应过来,原来自己是那个被爱着的人。

而当自己试图伸出手时,王杰希却开始退缩了。

 

“你不用这么生分。”喻文州看着身边的人,忍不住开口说道。

王杰希没有回应,只是张口麻木地喝着汤,碗筷碰撞的声音占据了整个餐厅。

“我时常分不清我究竟是在戏里戏外。”王杰希放下碗筷,对上了喻文州的眼神。“当时的那份合约上写的很清楚,但你却总给我希望,让我胡思乱想,但后来我明白了,那些都是做给别人看的。我只有不断地告诉自己这是演戏,才能压下我心中的感情,你懂吗?”

许是没有休息好,王杰希眼中的红血丝十分明显,在餐厅暖黄色灯光的衬托下,显得格外委屈。

喻文州的心跟着一紧。

“对不起。那时我的做法欠妥,我向你道歉。”喻文州扶上了他的手背,双手握住了他的手。“但现在……我想毁约还来得及吗?”

王杰希瞪大了双眼,看着眼前的人,仿佛一时没有理解喻文州方才的话。

“我后悔了。”喻文州将人掰正面对着自己,低下头凑到王杰希面前,扶上他的脸,一字一句认认真真地说道。

“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?”

 

06.

结婚纪念日那天,王杰希跟着喻文州走进宴会厅时,看着来来往往的客人,他下意识握紧了喻文州的手。

“不是说是一个小宴会吗?”他皱了皱眉,转头去问喻文州。

“对于喻家而言,这些人只能算是圈中一角。”喻文州捏了捏他的虎口,冲他扬起嘴角。“不用紧张,等会你只要跟着我去打个招呼就行。”

见主角到场,客人的目光纷纷落在了这两位般配的夫夫身上,二人自结婚以来,便很少一起露面,再加上一些风言风语,多数人并不看好他们的婚姻。

但此刻见二人手握着手,喻总注视着王杰希的目光深情又温柔,众人也只能把传言当个笑话一笑而过。

宴会邀请的大多数是熟人,喻文州带着王杰希穿过人群,朝着自己的父母走去。

“办得还像点样子。”喻父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,表面严厉,心里却早就乐得不行,拿起酒杯便直直冲着二人干了一杯,小辈见状,自是不敢怠慢,也赶紧拿过酒杯,一仰而尽。

“宴会才刚开始,你们都喝得那么急干嘛?”喻母无奈地笑了笑,晃了晃手中的酒。

“听说你收购了‘恒通’集团?”喻父将喻文州拉到一旁,小声问道。

喻文州点了点头。“去年造谣的事我已经让少天查到了背后的人,也是时候让他们知道我的手段了。”

“也好。”喻父点了点头,看了眼站在身后陪着喻母聊天的王杰希。“你和小王……”

“我和他很好。”喻文州顺着他父亲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爱人。

像是感受到了喻文州的目光,王杰希回过头,冲他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
喻文州怔在了原地,他已经不记得上一次看到王杰希这样的笑容是在什么时候了。

从那天对王杰希表白开始,二人的关系似乎又变得有些奇怪起来。

王杰希依旧会早起为他准备早餐,却会在自己打算从身后抱住他时向一只受惊的兔子一下跳开。

不允许自己去探班,说担心状态受到影响。

晚上会给自己准备夜宵,但又不陪着自己一起吃。

他偶尔会开车来接自己下班,坐在车里还不时偷瞄自己两眼,喻文州实在忍不住了,便开口问道:“你这究竟是想报复我之前的所作所为呢?还是不知道怎么和我谈恋爱?”

王杰希飞速将车开进小区,接着一脚刹车停在了自家门口。

王杰希冷笑了一声。“都结婚了还谈什么恋爱。”

喻文州解开自己的安全带,凑到司机身边,将下巴抵在王杰希的肩头。“怎么不能谈恋爱……之前那些都不算,都是我的错,你想怎么生气都可以,但是不要不理我。”

王杰希用手肘轻轻捅了捅身旁的人,见身旁的人完全没有要起身的打算,便低下头打算和人好好理论一番。

谁知刚转过头,喻文州的唇先贴了上来。

这下王杰希彻底石化了。

“我们慢慢来好不好?”喻文州双手捧着他的脸,像是看着自己唯一的珍宝,轻声地说道。

王杰希再一次“色迷心智”,大脑直接当机,直愣愣地点了点头。

回了家他才反应过来:喻文州你把我当小孩哄呢?!

 

王杰希自认酒量还行,但架不住心情好,便也多喝了几杯,走路飘飘然,需要喻文州在一旁扶着,才跌跌撞撞走进了家门。

喻文州替他换下了鞋,将人扶起,看了眼平时王杰希的房间,直接把人拐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和那时一样,王杰希醉酒后十分安静地倒在床上,喻文州从浴室拿了条热毛巾来,开始给人细细擦拭起身子来。

他有些庆幸,那天是自己把王杰希从那些心怀不轨的人中带了出来,又阴差阳错地与王杰希结了婚。

刚擦到一半,王杰希便不老实了,他半睁着眼,嘴角还噙着笑,一把抓住喻文州的手,把人往自己身旁拽。

喻文州干脆放任王杰希抓着自己倒到了他的身边,看着对方从床上摇摇晃晃地坐起,爬坐到自己身上。

“嗯……喻文州……”王杰希戳了戳太阳穴,俯身寻着喻文州的唇,手上不忘干正事,开始扯起喻文州的衣服来。

“现在倒是很热情啊……”喻文州捏了把王杰希的腰,把人拉到自己面前,吻着王杰希的唇,轻咬着他的下唇示意他张嘴。

很快,喻总便再次夺回了主权。

“这算是弥补了洞房花烛夜?嗯?”

他凑到王杰希耳边,轻轻咬了咬那人的耳垂,一个翻身就把人压在了身下。

 

07.

喻文州难得给自己请了个假,半天时间都耗在了家中厨房里,只为给这两天被自己折腾狠了的人补补身体。

王杰希在书房,开着直播间弥补着昨日缺席的新片发布会。

“昨天身体不舒服所以没有去,真的很对不起大家。”

“嗯,这两天一直呆在家里休息。”

“你们别给我刷礼物了,本来就是想直播补偿你们的。”

“感觉我瘦了?嗯……可能是这个直播自带美颜效果吧。”

“我还没吃中饭……有人在准备中,你们呢?”

“三餐一定要规律饮食,不然对胃不好。”

 

喻文州没有敲门,故意悄悄地推开门,猫着腰走到王杰希身后,等王杰希反应过来时,他已经熟稔地搂住了王杰希的脖子。

“劝别人好好吃饭的时候,怎么不想想自己?”

直播间顿时炸成了一团,弹幕直直从屏幕上飞过,一条一条几乎要将屏幕淹没。

“杰希还没吃饭,我先带他离开一会儿。”说着,喻文州便俯身主动拿过鼠标,退出了直播间。

王杰希扭头去看身后的人,被他磨得一点脾气都没有。

“我今天新做了一个菜,你快过来尝尝。”喻文州从背后搂着他。

王杰希歪着脑袋,拍了拍那人的胳膊。“起不来。”

喻文州乖乖松开了手。

“你不是说不喜欢被人关注吗?怎么突然就出现在我直播里了?”王杰希问道。

“偶尔也想宣誓一下主权。”喻文州搂着王杰希的腰,每一步都走得很慢。“对了,你之后还有什么行程吗,我想和你一起去度蜜月呢。”

王杰希的脚步顿了顿,话音中满是笑意。“那还是请您这两天克制一下吧。不然这工作,我可不知道得拖到什么时候……”

喻文州不让他说完,勾着他的脖子和他交换了一个吻。

流逝的时光无法挽留,唯有未来可以重新勾画,而在喻文州的人生规划中,冒然闯进来的那个人,便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惊喜。

他只想和他一起,去勾画他们的未来。




FIN.

 
   
评论(9)
热度(393)
小嶋阳菜的女人永不认输❁